Kwong Wah

Kwong Wah

 

文:谢诗坚

最近马来西亚政坛又出现扑朔迷离的案件,而且与20年前的事件有些相似。事件看来并不复杂,却又蕴藏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

由于近期涉及的人物与公正党有关,人们也就特别关心这个党会否因为所谓不雅短片视频的疯传而闹分裂?

在未有任何结论之前,我们倒可以回顾在21年前(1998年)发生在安华身上的案件。先是身为首相的马哈迪给安华两个选择:(1)辞卸副首相职转任驻外大使;(2)面对被开除党政职的厄运,然后被控上法庭。

- Advertisement -

在这个过程中,安华选择抗命,准备面对坐牢及身败名裂的后果。换句话说,他与马哈迪对着干的一场轰轰烈烈的“烈火莫熄”运动开始了。由于他们是巫统的第一及第二号人物,也就被当成是巫统的政治斗争和较量。

在马哈迪的回忆录中这样说:“在1993年时,全国总警长韩聂夫告知我安华涉及同性恋行为,我想这不会是真的,也就没建议警方采取任何行动。4年后(1997年),我收到一本题为《为什么安华不能当首相的50个理由》的书籍,作者是马来西亚《前锋报》的编辑卡立嘉菲里。我没有读,但有关安华的谣言仍不断流传。”

这本书是被人置放在巫统大会的代表座位上,对安华产生极大的影响。

虽然安华采取法律行动取得胜诉,但作者后来逝世,赔偿金也就不了了之,伤害也已经造成。

马哈迪又说:“在1997年,我收到一名叫乌米哈菲达阿里的信件,内容具体地指控安华涉及肛交,这位告密者就是时任安华政治秘书的阿兹敏的胞妹。一个月后,乌米撤回指控,但新任总警长拉欣诺在1998年将证据包括照片交给我。我后来见了相关的证人。面对这些来自警方的资料和我亲自面谈的结果,我觉得我应该有所行动。”

在这之后,就是安华命运的大转折,他在1998年9月20日被捕后,就未被保释,直到4月被判罪名成立,入狱6年。

与此同时,安华也授意其夫人旺阿兹莎在4月成立国民公正党,且在5月与伊斯兰党及行动党达成合作协议,成立“替代阵线”,直扑马哈迪领导的国阵。

在1999年的11月大选中,公正党及行动党的成绩差强人意,只有伊斯兰党一枝独秀,夺下27个国席,也执政吉兰丹和登嘉楼。虽然马哈迪领导的巫统受挫,但国阵还是以2/3多数席执政中央。

这一回合的交锋,安华算是失败了。但在2004年大选后,新任首相阿都拉在大选中领导国阵狂胜。此时在巫统看来,虽然马哈迪已在2003年退休,但安华大势已去。又巧逢安华上诉得直,滥权罪名不成立,也就被提早释放(2004年8月)。

出狱之后,安华发现政局已有较大的改变,也就审时度势伺机出击。他认定2008年的大选对反对党是个大好机会,力促行动党与伊斯兰党暂时放下成见(2001年行动党因与伊党政见失和,退出替代阵线),即使不表明合作,也不抽后腿和演变成三角战。

安华这一绝招也真的震撼了国阵,三党组成的“反对党阵线”夺得了吉打、槟城、霹雳、雪兰莪及吉兰丹州政权,且国会议席也跃增至82席,两线制浮出台面。为担心生变,安华马上组成“人民联盟”(简称民联)。虽然安华身边的亲信已多人离开,包括詹德拉慕斯扎华、玛丽娜尤索、依占等,只剩下阿兹敏及曼梳不离不弃;尤其是阿兹敏被视为是安华的死党,即使其妹乌米与安华有解不开的宿怨,安华仍视阿兹敏为最密切的“同志加兄弟”。

未想安华与阿兹敏的裂痕公开化始于2013年的大选后。当时阿兹敏力图取代卡立成为新的雪州州务大臣,不过安华另有算盘。在与加影区州议员李景杰商议后,后者同意辞职,由安华参加补选,以便胜出后担任州务大臣。孰料国阵担心安华布阵成功,也就加快审理安华第二次鸡奸的上诉案。结果被判罪名成立,安华已不能参加补选,不得已改由其夫人旺阿兹莎上阵,并希望其夫人能出任新州务大臣。

可惜获胜的旺阿兹莎未被雪苏丹选中,反而是阿兹敏拔了头筹,在党内的势力也坐大了。

很显然的,阿兹敏把雪州当成他的大本营。在2018年希盟狂胜后,阿兹敏也排好他的班子;更进一步,他被马哈迪相中调入中央,成为首相身边的红人。身为中央经济事务部长的阿兹敏,也被形容是马哈迪的亲信。事实上,早在20多年前,是马哈迪把阿兹敏推荐给安华当秘书。因此阿兹敏在“效忠”安华的同时,也“效忠”马哈迪,甚至有人称他们为一对“政治父子”。

虽然安华已在2018年通过补选成为国会议员,但他未获入阁,也就与政府隔一层关系。最近市面的传言又起,指安华未必接班,可能中途有变。

就在这个时候,市面突然传出一段视频,指说“两个男人在床上”,一位承认自己是其中一人,他就是来自砂拉越山都望的公青团团长哈兹阿兹,原任原产部副部长三苏的高级机要秘书;而另人则谣传似阿兹敏。

不过马哈迪力挺阿兹敏,不相信短片属实,也不认为阿兹敏需要告假。

此时安华的政治秘书法哈斯却认为阿兹敏可以起诉哈兹,警方则需要尽快结束调查。法哈斯也是公正党霹州主席。

另一方面,公正党的政治局成员佐哈里指说他有收到一本手稿书,取名为《安华为何不能出任第八任首相》,作者疑为雅耶法斯迈(70岁),对方要求安华付出40万令吉买下版权。他已就此事向警方报案。这种事件又让人想起昔日安华面对的问题。

- Advertisement -

其实安华与阿兹敏关系的变化已有5年之久;尤其是在2018年的党选,由拉菲兹挑战阿兹敏更被视为亲安华派与亲阿兹敏派之争,结果阿兹敏压倒拉菲兹。但因权力掌控在安华手上,阿兹敏也就不可能在党内排斥安华。因此,党选过后公正党已明显分成两派在明争暗斗。

今天在公正党内发生“出书敲诈”和“性片丑闻”的事件,已严重地损坏公正党名声。如果因相关的事导致公正党分裂,不仅是公正党的不幸,也是希盟的不幸。

安华本身用20年时间顶过“鸡奸”案件造成的伤害,那么阿兹敏要用什么方法化解“危机”?也就会决定不止是阿兹敏的政运,更是决定公正党的未来和希盟的前景。因此各方都不能掉以轻心。别让“罗生门”的事件搞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