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藏尸冰柜案一审宣判死刑现场:被告表情淡定,当庭未提上诉 ...

杀妻藏尸冰柜案一审宣判死刑现场:被告表情淡定,当庭未提上诉 ...

距开庭审理过去8个多月后,备受关注的上海虹口“杀妻藏尸冰柜”案今日迎来一审宣判。8月23日9点30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朱晓东故意杀人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以被告人朱晓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6年10月17日,犯罪嫌疑人朱晓东在家中和妻子杨俪萍发生争吵,用双手扼住杨俪萍颈部致其死亡。之后,朱晓东将妻子的尸体藏在冰柜中100余天,并伪造妻子仍在世的假象。

“我们对这个结果感到非常欣慰,马上去女儿墓前告诉她这个结果。”23日10点,死者的父亲杨敢连告诉南都记者,这是一个公正的判决,希望能告慰女儿的在天之灵。

今天的庭审现场,是杨敢连和家人在朱晓东自首后,第一次见到他。杨敢连说,朱晓东在庭上听到判决结果后,表情非常淡定,没有提起上诉,他的父母也没有出席。

庭审现场。

杀妻藏尸105天获死刑

23日早上,杨敢连早早起床,在女儿遗照面前,上了一柱长香。

2017年11月29日的一审开庭,由于之前做过笔录,属于证人,他和杨俪萍的母亲及表姐均不被允许到庭,只能在分会场观看庭审视频。

时隔1年多见到朱晓东,杨敢连比想象中还要更恨这个夺走了女儿生命的人。

2016年9月,朱晓东辞去了在百货商场的工作,案发前一直赋闲在家。他告诉杨俪萍,自己在香港找到月薪2万的工作,让她一起辞职去香港发展。大学毕业7年以来,杨俪萍一直在上海市一所重点高中的附属小学任教,过着学校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10月14日,朱晓东陪杨俪萍去学校辞职,但此事她没有告诉父母和家人。

4天之后,杨俪萍身亡。

2016年10月17日,29岁的杨俪萍被丈夫朱晓东扼住颈部致窒息死亡后,被藏尸于冰柜当中,105天后,朱晓东自首。事发后三个月内,他用妻子的手机与亲友交流,以各种借口推脱见面,营造杨俪萍在世的假象。

一审中,公诉机关查明,经司法鉴定,杨俪萍为机械性窒息死亡,其丈夫朱晓东无精神病,具有完全行为能力。被告朱晓东的代理人表示,朱晓东有自首情节,但这一观点被杨俪萍的代理人驳回。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31日,被告人朱晓东与被害人杨俪萍登记结婚,共同居住于本市虹口区。2016年10月17日上午,朱晓东在家因故用手扼住杨俪萍的颈部致杨机械性窒息而死亡。嗣后,朱晓东将杨俪萍的尸体藏匿于家中冰柜。

2017年2月1日,被告人朱晓东将其杀害杨俪萍一事告知父母,并在父母陪同下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了杀害杨的犯罪事实。

法院认为,被告人朱晓东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处罚。本案虽因婚姻家庭矛盾引发,且朱晓东自首,但朱晓东犯罪性质恶劣,作案后长时间藏匿被害人尸体。

期间,朱晓东还用被害人的钱款、身份证,多处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等,肆意挥霍享乐,无悔罪表现,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故依法对朱不予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如上判决。

此前,杨敢连曾数次表示,不管什么情况,家人都永远不会接受经济赔偿和道歉,凶手的作案手法非常恶劣,坚持希望法院能判处嫌疑人死刑。

8个月的等待

等待宣判结果的这8个多月以来,杨敢连一家都处于焦虑的情绪中。

围绕杨俪萍的一切,是家人尽量避免提到的话题,她曾住的房间也房门紧闭。

随着庭审宣判日期确定,杨敢连近日来更是心绪不宁,时常失眠。律师给他建议,不要设想任何其他的庭审结果,相信司法会公正判决。

死者小杨生前照片。

女儿去世前,他不太会上网,只发过一条微博。现在,他的167条微博中,几乎每条都与女儿相关。

提醒网友带好身份证参加庭审旁听、将网友鼓励的留言打印出来收集、感谢网友前来扫女儿的墓,杨敢连已经熟练掌握使用微博作为发声渠道。他在网上发起100份要求判处被害人死刑的请愿书,呼吁大家支持。

“我们只有同一个诉求,我们只发同一种声音,我们永不改变立场。”杨俪萍生前的微博已由家属打理,5月21日再次发声强调。

案发后,杨敢连至今没有接到朱晓东的家人一次电话,也未曾收到过一句道歉。

永远定格的29岁

去年11月22日,家人给杨俪萍做了30岁的冥诞。

“今天的冥诞没有生日歌,不能看到你许愿,但你要相信关爱你的人有许许多多,望你在天之灵一定领受。”杨敢连替女儿收下了朋友快递来的生日蛋糕。

网络上至今流传着一段杨俪萍在学校上公开课《尊严》的视频。身穿灰色针织薄衫,留着齐肩短发,她在讲台上镇定自如,将知识娓娓道来。

“小朋友喜欢你胜过我,因为说你笑起来特别好看,而且总是看着他们笑。你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大学室友毛佳华谈起以前和杨俪萍一起教学实习,学生们都很亲杨俪萍,还画了很多图画送给她们。

一审现场,朱晓东供述自己曾有过两段婚外情。2月8日农历小年,杨敢连在微博上发文称,女儿在婚前婚后都知道朱晓东的一切为人,但想良苦用心教化他。

“今天是杨俪萍堂弟大喜之日,我们今天晚上去了婚宴现场,目前还在席中,爱人突然想起女儿又是一场悲伤。”杨敢连5月6日在微博上记录,二人想起了2016年5月28日,杨俪萍与朱晓东的婚礼。

去年冬至,杨俪萍骨灰连同婚纱一起入葬。

当天,没有精致婚纱照,没有雪白婚纱,没有婚庆,没有司仪,只有6桌亲友宴席。杨俪萍穿了件白色蕾丝长袖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

一年后的冬至日,杨俪萍的骨灰入葬,连同白色的婚纱一起。杨敢连说,这是女儿托梦给他的随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