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闯原始部落遇害华裔:登岛前看夕阳想流泪

硬闯原始部落遇害华裔:登岛前看夕阳想流泪

“我很害怕,我现在看着夕阳,它很美丽,但我又有点想哭,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这美丽的夕阳。”

在11月16日试图再次只身登陆印度北森提奈岛的前夜,27岁美国籍传教士约翰·艾伦·周(John Allen Chau)在日记中记录下了自己内心深处对于死亡的一丝恐惧。印度安达曼海群岛中的北森提奈岛与世隔绝, 岛上原住民部落森提奈人是群岛中最排外的一支原始部落。约翰·周在试图划船登岛与原住民接触时,刚踏上沙滩就被乱箭射死。

“你们可能认为我疯了,但我认为向他们宣教是值得的,如果我最后被杀了,请不要怪罪他们,因为这不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约翰·周在独自登岛前留给渔民的日记中再次强调了自己的使命。

这并非约翰·周第一次“擅闯禁地”,他最初的尝试已经险些让他丧命:一名岛上的土著射出的一支利箭直接刺破了他的防水圣经。

但约翰·周仍然决定再试。他死讯传出也引发了全世界人们对于生命与信仰,传教士还是探险者的争论和关注……

 

约翰周和朋友的自拍 拉姆齐 供图

家人:“我们愿意原谅杀死他的人”

出生于1991年12月18日的周,在社交媒体账户的自我简介中,自称“一名野外救护员、高阶潜水员以及被蛇咬过的幸存者”。

周的爸爸是华裔,妈妈是白人,自小生活在多元文化之中。去世时离他28岁的生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约翰是我们心爱的儿子、兄弟和叔叔,同时也是最好的朋友。他热爱生活,也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对于其他人来说,他还是一名传教士,我们相信他去印度北森提奈岛的行为完全是他个人意愿所决定的,我们愿意原谅杀死他的人,也希望当地政府能够赦免为他提供帮助的人。”11月21日,周的全家人在他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在他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周这几年更新分享了共计821张图片,除了他出游世界各地所拍摄的自然风光之外,便是与家人、朋友的合影。“自拍”中,周总是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周很爱自己的家人。他在博客中写道,小时候几兄弟在一起的时候,会在脸上涂满蓝莓酱,然后拿着用木棍制成的弓箭和长矛在后院里相互追赶,这是他们最喜欢的游戏。

周在2015年的一篇博客中写道,《鲁滨逊漂流记》是自小最喜欢读的书,受到这本书的影响,他对探险充满向往,长大后也曾游览世界多地。他通过自学掌握了潜水、登山和野外急救等多项野外技能。

这似乎和他从小的生活环境密不可分。周从小生活在美国西北部华盛顿州,离家几个小时车程的北卡斯卡德山国家公园是他自小最喜欢玩耍之地。有一次,他仅仅戴了一个头盔就徒手从公园中一处几乎干涸了的瀑布山上向下爬,没想到虽然瀑布干涸了但山面还有很多地方仍然湿滑,有好几次差点失手摔下山去,后来他知道自己朋友的堂兄就是在离此处不远的山面上做着类似挑战时不幸失手跌下山去摔死的。

正因为从小喜爱户外运动,士力架成为了周最喜欢的零食,他每次外出的时候几乎都要带一根在身上,他对士力架的描述是“250卡路里的纯净精华,即使有时候是融化了的精华。”

上大学之后,周也选择了健康与运动科学为自己的专业,他就读的学校是位于美国中部俄克拉荷马州图尔萨市的奥罗罗伯特大学(Oral Roberts University),这一地区是美国清教徒文化保留最为完整的地区之一,同时神学也是这所大学非常出名的学科。

据图尔萨当地媒体23日报道,当得知周去世的消息后,他的同学们已经开始自发地悼念起这个曾经给他们带来快乐的朋友。“他在大学期间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大男孩,总是希望能够帮助他人,也曾经帮助过我,现在我们永远无法回报这些帮助了。”同学詹姆斯在接受采访时说。

奥罗罗伯特大学校长威廉·威尔森博士也对周的去世表示了悲痛,“在过去50年中,我们的校友走到世界的各处,为数百万人带来了帮助和希望。我们对于约翰死于试图联系那些被孤立的部落并不感到惊讶,对于他的死,我们深感悲痛。”

“在我的印象中,他开朗、与人为善,非常受到朋友们的欢迎,也非常具有冒险精神,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周的挚友约翰•米德尔顿•拉姆齐(JoMhn iddleton Ramsey)告诉澎湃新闻说。

 

约翰周和他的朋友

以色列之行坚定信仰之路

“利用好今天你能够争取的所有机会,因为你不知道明天会带来什么。”这是约翰·周的座右铭。

大学毕业之后,周换了不少工作,但他说令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足球教练的工作,因为利用了足球教练的身份参与到一些非政府组织项目中,通过学习足球的方式帮助偏远地区难民的孩子重新找回正常的生活。周也借此机会去过非洲多个国家。

不过,真正让约翰·周的生活轨迹发生转变的是2015年8月的一次学习之旅。那次,他参加了由一个叫“契约之旅”(Covenant Journey)的组织发起的10天以色列之旅,同来自世界各地同年龄的年轻人相聚在以色列,了解基督教的文化与历史,那是约翰·周第一次参加类似活动。

“这次旅行震撼了我,让我眼界更开阔了,也更理解了宗教文化的真谛,我惊讶于耶稣基督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开始做的事情,我不认为我掌握了信仰的真谛,我会在实际生活中践行它们。”周当时写道。

拉姆齐就是在这次活动上认识了周,之后成为了挚友。但拉姆齐那时不知道的是,周在结束了10天的以色列之行之后,便独自前往了印度的安达曼海海岛上开始了对这一未知地区的初步探知。

拉姆齐说,他不确定周何时开始对北森提奈岛上原住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契约之旅”的创始人兼主席马特·斯塔弗在其官网公开的一份声明中写道,“约翰热爱他人,他愿意献出生命与北森提奈岛上的人分享耶稣的故事。从高中起,约翰就想去北森提奈岛与原住民谈论耶稣。”

在第一次从印度安达曼海岛回来之后,周便将再次去这些岛屿列为他接下来的人生中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那里还有太多值得看和值得做的事情。”

拉姆齐第一次听说周的计划是两年前,“他说他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性,但他认为他必须这么做,他希望和岛上的原住民做朋友,了解他们的文化和语言,并最终能够用原住民的语言向他们介绍自己所秉持的信仰。”拉姆齐告诉澎湃新闻。

2018年,周再次开始准备独自前往北森提奈岛,这次他带着足球和别针等小礼品,以及《圣经》。“这次他没有对外公开自己的计划,所以很少人在之前知道他策划的这一行动,但他与我商量了很多,我知道他对此进行了充分的准备,阅读了大量的有关书籍,他预想着可能会遇到的一些情况并寻求我的意见。”拉姆齐说。

2018年11月15日,周独自一人来到了北森提奈岛附近。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之后引述帮助约翰·周登岛的渔民的话报道,周通过一名电子工程师联系到几名渔民和一艘渔船,渔船把他载至距北森提奈小岛几百米外,他自己再乘独木舟上岛,为此行,美国青年支付了325美元。

而15日的第一次登岛并不成功,原住民对他的到来充满敌意,他无奈逃回与渔民会和。16日当他把自己的物品和日记交给渔民选择再次登岛之后,他们便再没有和约翰·周取得过联系。

11月17日,当渔民们再次来到北森提奈岛附近时,他们看到了岛上的原住民正在拖拽约翰·周的遗体,从16日登岛到17日遗体被发现这段时间里,没有人知道约翰·周遭遇了什么。

身后争议:部落需要外来信仰吗?

现在,约翰·周的家人最希望的是能够看到他的遗体,但印度方面11月24日的最新说法是,“他的遗体会有很大几率无法找到。”

公开资料显示,北森蒂内尔岛大约在6万年前就有人类居住,但岛上部落迄今仍是迷团,外界对语言、文化甚至岛屿本身所知甚少。据传19世纪英国殖民者曾试着与森蒂内尔人接触,但发现就连临近岛屿的原住民也无法理解森蒂内尔人的语言,显示岛民已经与外界隔离相当长一段时间。依据不同统计,森蒂内尔部落人数在数十人至数百人之间。

媒体报道称,为保护森蒂内尔人与世隔绝的生活方式,同时担心没有抗体的他们受到外界疾病感染,印度政府已经将北森蒂内尔岛划为“禁区”,绝对禁止任何人靠近,甚至连印度海军也不准在岛屿附近航行。

“周非常清楚策划这样的行动可能违反的法律以及可能造成的后果,但他认为他有使命去这么做,他说自己受到了召唤。”拉姆齐说,“对于我来说,我是支持他的行为的,我也被他所做的努力而打动。”

对于这一行为所引发的争议,支持约翰·周的行为的人说,他是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死的。但也有许多人并不认同这一行为。

英国《独立报》24日发表评论称,约翰·周的行为应该提醒那些想接触原始部落的传教士们,他们认为这些部落缺乏他们所需要的文化和信仰,这些都不如给他们一些实际的物品和补给来的实在。印度德里大学人类学教授乔希也撰文称,约翰·周的行为有可能把一些外界的疾病带给这些原始部落的人,最终危害到他们的生存。

印度方面也始终不愿意承认约翰·周的“游客身份”,当地警方表示,周算不上“传教士”,只是猎奇心理较强的“探险者”。此前,警方已经联络人类学家和熟悉当地部落的专家共同制定计划,想办法将遗体带回。当地警方已经依谋杀罪立案调查,并逮捕7名涉案人士。警方没有公布涉案人士姓名,但透露7人全都是渔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