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因为这件事情差点成D&G,德国人放过了它

华为因为这件事情差点成D&G,德国人放过了它

最近,华为的在德国打出的一则广告引发了关注,因为广告暗示柏林是“狗屎之城”。具体广告内容是“未来什么会在柏林普及,5G还是狗屎?”这条广告展示出来之后,虽然引发了德国媒体和网友的关注,但似乎并不像杜嘉班纳发布的“筷子广告”一样,引发那么大的争端。

德国当地《图片报》以“中国人侮辱我们美丽首都是狗屎之城”为题,进行了一番深刻的讨论。但似乎德国人只有部分群体表达了自己的反感,并没有引起大规模集体性愤怒和声讨,为什么德国人这么淡定呢?

首先,这件事情确实引起了部分的质疑。因为光从字面意思上来看,华为厂商似乎用一种轻蔑的口吻吐槽柏林的信号像狗屎一样,而在另一面强调了自家厂商技术的优越感。

对此,华为在德国的负责人Patrick Berger回应称:“我们希望通过这张海报,呼吁大家应该减少对当地狗屎的关注,多讨论讨论如何在柏林和德国推动数字化。”在华为的解释中,“狗屎”并不是个形容词,而指的是德国实实在在的“狗屎危机”。

事实上,早在几年之前,柏林政府确实遇到了清理宠物狗粪便的头疼事情,问题还一度严重到要靠招募外国专家来想办法清理的程度——据媒体报道,那时候的柏林,每天都有55吨的狗狗粪便堆积在街道上,大多数狗狗的主人都懒得收拾这些垃圾。后来,政府还专门请了来自维也纳和卢塞恩的专家来柏林,为解决“便便危机”出谋划策。

曾经还有一句玩笑话,也是外国人拿来调笑德国的“柏林是一座生活在沼气上的城市”,可见,当时柏林的危机有多么严重。

不过对于华为上面的官方说辞,《图片报》还真的给出了认真的回应。他们一方面怒怼了华为“狗屎危机”的刻板印象,声称现在柏林路上的狗狗粪便正在大量减少,而且据柏林城市清洁公司的数据,早在很久之前,狗屎就已经不再是市民投诉的前5大问题之一了。

在另一方面,《图片报》又认可了华为的说法,政府和民众确实应该多关注一下信号的建设问题,因为截止到目前,柏林只有Telekom设立了5G测试区,把光纤接入了100户人家中。

但不论华为广告中的“狗屎”意指何处,还是一语双关,这都不是一个让人欣赏的文案。因为他们的这种刻板印象与偏见确实还是让人感到了不舒服,而且广告带有一定嘲讽意味。

在推特上,德国网友们对此的探讨还是比较理性的。他们主要是认为狗屎不再是城市主要问题,提这个比较过时,同时德国的5G建设确实不够好,希望当地可以加强这方面的“努力”。不管讨论什么,德国人中似乎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华为滚出”、“抵制华为”的行为。

更有意思的是柏林市市长,这位市长破罐破摔,他呼吁华为把这则广告张贴到联邦政府的大门上,因为之前正是政府搞砸了当地5G拍卖合作项目,才导致他们5G处于落后状态的。

德国人的这种“冷静”反应与他们一路过来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战后西德的精英阶层与知识分子,一向对国家这个概念有深刻怀疑。对爱国主义保持高度警惕的左派与自由派,逐渐占据德国意识形态的主流地位。举几个典型例子,在德国你看不到升国旗奏国歌,没人谈论爱国这个话题,青年人嬉笑对方有句话,叫“你是德国。”

在德国最忌讳的,就是谈论关于民族类的话题,如果你说阿拉伯人怎样怎样了,那就是犯了大忌。事实上,德国一直在极度弱化民族国家的概念,德国的国家认同不是基于民族,是基于宪法,基于民主自由的价值观。这一点是从小开始培养的,德国学校里面的“思想政治”课实际上是“宪法教育”课程,一般学生到了一定年龄就要认真学习德国的宪法《基本法》。同时他们也要研读德国在各个时期的宪法,了解宪法的发展历程,增强对当今宪法的理解,树立遵守宪法的意识。

德国知识界一直强调的是,德国是欧洲的德国,只有去德国化才能成为欧洲的良好公民。施罗德说过,德国肩负欧洲共同项目的使命,德国必须是欧洲的德国,德国必须是一个对自身利益正确理解的国家,一个致力于国际合作的国家。

2004年德国一个大学对爱国主义进行了调查,发现所有有投票权的选民中,57%的人认为爱国主义不重要或完全不重要;只有40%的认为重要或很重要。

其实很多国家都不会开展专门的“爱国主义”教育,比如加拿大。加拿大教育体系中,会专门讲解加拿大的历史、宪法常识等,但不会专门灌输“爱国主义”。尽管如此,多元文化的加拿大给人的归属感也很高,加拿大统计局根据2013年15岁以上人士数据所进行的社会认同综合社会调查结果显示,63%受调者表示有很强的加拿大国家归属感,45%表示有很强的居住所在省归属感,而且移民群体国家归属感更高,有67%移民有强烈的国家归属感。

所以德国人反应不激烈的主要原因是,人家没有激动的爱国情怀,人家更看重的是理性法治。

还曾有这么一句玩笑话,德国的民族主义只有在世界杯上才能看到。德国与民族主义抗争的态度,在接受难民的问题上也表现的尤为明显,据统计截至到2015年,德国国内有1700多万人是外来移民。默克尔在向难民开放德国边境之后,又有数十万难民涌入德国。就在当年,德国接受的穆斯林难民也达到了巅峰。德国正在一步一步向着移民国家转变。而移民国家素以多元化和包容著称,在这样的国家中,民族主义无疑是与整个社会运行准则相悖的过时思想。

前不久杜嘉班纳在中国也引发了轩然大波,杜嘉班纳最早的广告展现出一种“自我优越感”和刻板印象,也就是所谓的筷子“不好用”。本质上来说,这与华为的“狗屎”之城,有几分相似。但不同的是,杜嘉班纳那种高高在上的心态最终演变成了与网友对骂,而且语言充满了侮辱与歧视。这种赤裸裸的侮辱,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