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 瘦骨如柴的王美月,期望孩子在今年的农历新年回来看望他们俩一眼。

  • 王美月把收集的回收物丢下去,由丈夫在下面接住。

  • 为了节省来回的次数,摩托车严重超载,看起来非常危险。

  • 左边破碎的窗口被回收垃圾塞满。

  • 家门被回收垃圾塞得开不了,只能勉强地挤进去。

    - Advertisement -

独家报导:黄皆善

(槟城24日讯)“孩子,我们只希望你们能在农历新年时,回来看望我们一眼,我就感到满足了!”

亚依淡新市镇针花庄的“垃圾屋”夫妇,因堆积大量垃圾在屋内外惹众怒外,他们不卫生的生活起居,也令4个亲生儿女不愿回家。虽然他们不理外人眼光,但却期待孩子可在农历新年回家团聚。

这对以拾荒为生的夫妇,把一间仅有550平方尺,两房一厅的单位,将拾荒得来的“宝物”聚少成多后,以致酿成民生问题,同时名声也“臭名远播”,邻居严重受到困扰,孩子们也因父母拾荒行为而离去,至今已经有10多年未见过面,他们也跟孩子们从此失联。

王美月:10年没见到孩子

57岁的女主人王美月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我已经近10年没见到孩子们,他们都不愿回来看望我,不知道他们生活过得怎样,我好想念他们。我们只希望他们能在农历新年时,回来看望我们一眼,就感到满足。”

虽然与孩子失联,不过她还是有通过亲友充中间人,挤出一些钱给予女儿当学费,惟近期因病痛而大部分钱财往医院里缴付,导致不能缴出这学期的学费。

别人眼中垃圾是“黄金”

尽管这对夫妇知道,垃圾堆迭在住家内外是不卫生及扰人的行为,但他人眼中的垃圾对他们来说是“黄金”,亦是家产。记者走访这间“垃圾屋”后,美月告诉记者,在过去10余年来她与52岁丈夫杨氏,都是靠捡垃圾及在跳蚤市场变卖回收物维生。

她形容这些“家产”不可能随便丢掉,他们也靠回收垃圾养大膝下3个儿子及1个女儿。然而,她无奈4个孩子都因为嫌他们肮脏,皆不肯同住在一起,至今已失联多年,她只通过亲友略知道,幼女目前在大学求学。

丈夫:想卖屋无人问津 冀速脱手搬回北海

“垃圾屋”夫妇曾想过要卖屋,以搬迁到北海,但‘垃圾屋’的污名远播,无人问津。

王美月的丈夫杨先生说,早在前年开始,他有打算便宜出售该住家,惟一直无人问津,特别是‘垃圾屋’之称传出后,买家们皆闻而止步。他无奈说,其实他不喜欢与其他住户有纠纷,摩托车及货车曾被烧毁的事件,让他们的生活一直处在恐惧中。因此,他希望屋子能尽早脱手,尽快搬回北海的家乡安度晚年。

孩子送看顾中心有苦衷 长时间疏离产生误会

对于孩子离弃,她相信除了嫌住家不卫生外,她直言与当年他们把孩子长期送去怡保的一家儿童看顾中心有关。她相信,当年执意把孩子送到看顾中心托人照顾,是导致孩子不满积怨的原因,认为他们只在乎工作,而置兄妹不顾。

“其实我们是有苦衷的!当时丈夫得罪人,再加上我们要长时间忙于工作,根本无暇照顾他们。为了保障孩子的安全及能专心学习,才不得已把他们送去怡保。”

她认为,孩子们因长时间与父母疏离下,缺乏良好沟通,久而久之产生误会及偏见,再加上嫌弃他们肮脏的工作及凌乱住家环境,是孩子不愿回家的原因。

儿娶妻未受邀赴婚宴 心里百般感伤

孩子结婚,夫妇俩都不被邀请出席见证。

“你问我孩子是做哪行啊?我已很久没和他们通过电话,也不知道他们人在哪里?”王美月无奈表示,自孩子长大成人后,已许久没有和孩子们联系,更甭说见面。她眼里泛着泪光地道出,非常想念孩子,特别是当得知三儿子的结婚喜事后,却没获邀请参与婚宴,顿时感到百般感伤,心里不是滋味。

愿收拾让孩子归家 前提有空间放回收物

虽然说想要孩子回家过年,但王美月却没想过要在新年前来个“大扫除”,除非他们能找到储物室来收纳屋内所有的回收物。

王美月表示,他们将回收物堆积在屋内,实在是无奈之举,只碍于捡回来的东西都无处可放,只能将这些可卖的回收物暂堆迭在家。他们曾在其他地方堆放回收物,如放在发林巴刹后巷处,但由于是在户外,会遭其他人偷走,因此只有收在自己家里。

询及是否会为要孩子回家,而在过年前来一个大扫除,王美月表示,“如果有一个空间可以储收回收物资的话,我肯定愿意收拾干净屋子,好让孩子们回来时有一个干净的家,但无奈没有地方储收回收物,也不可能抛弃这些‘财产’。”

摩托车遭纵火烧毁 面对恐吓生活受威胁

面对邻居及其他住户的不满声音,尽管王美月自知理亏,但却已“习以为常”面对,甚至遭到恶言相对或暴力威胁,他们依然未曾有意清理堆积过多的回收物。

“垃圾屋”夫妇除了曾被不明人士纵火烧摩托车外,早前一辆货车也疑被纵火烧毁。他们也曾遭一些居民恫言,要放火烧掉他们的屋子。王美月透露,曾有一个华裔居民恐吓他们,要是不处理垃圾问题,将放火烧屋,令他们感到生活受到威胁。此外,也有一华裔男子在3个月前,持巴冷刀屋前谩骂,并打破玻璃窗泄愤。

健康有问题 拾荒吃力

虽然如此,王美月还是坚持,他们是为了生活才大量收集回收垃圾维生。她有面对高血压、糖尿病及胆固醇过高问题,而近年在拾荒时常双脚无力而感到吃力,拾荒辛苦过程和点滴,她表示只能默默吞下肚里,为的是有安乐茶饭。

垃圾堆至天花板高 挤进门缝才能入屋

记者在王美月引领下直击“垃圾屋”,只见屋内的垃圾堆迭如“小山”至天花板高。回收物资堆满整个家里,屋门甚至已不能正常打开及关闭,以致王美月每次进出家里都透过门缝努力地挤进去。此外,屋内只有极为狭窄的“羊肠小径”,每走一步都必须跨过大量的各种东西,才能缓缓地“跨”进去。她表示每次进入屋内时,都必须小心翼翼地移动。其实,她不害怕自己踩坏回收物,而是怕动作幅度太大而撞倒“小山”后,回收物就会往她方向倾倒。

“小山”的底部主要是以大型物品作为垫底,如大量的旧地毯,旧沙发及桌子等,而上半部分的“小山”则是堆迭大量的回收衣物所形成,当中有一些扫把及畚斗放在“小山”顶端,使得整体“小山”的规模非常壮观。她请记者进入屋访谈,但由于屋内空间过于狭窄,只能一只左脚跨在门槛外,连门口都无法进入。

邓志龙:求助市厅无能为力 非违法不对付

发林区针花庄睦邻计划主席邓志龙受访指出,其实“垃圾屋”的问题已经扰民多年,他曾向槟岛市政厅寻求帮助,无奈市政厅官员表示该屋是屋主所拥有,只要屋内不是收藏违法物品,并无法律条文可对付他们。

- Advertisement -

“官员表示,他们只是捡破烂的衣物或回收物,在法律角度上,他们并没有犯法,所以执法单位不能介入,只能劝导屋主,采取妥协方案解决问题。”

此外,他说,该组屋管理层曾多次劝导“垃圾屋”夫妇勿将垃圾堆在走廊边,但不受他们理会,仅表示这些捡回来的回收物将会拿去变卖,表示不能丢弃。他强调,其实该夫妇曾有听取管理层的好意劝导后,将走廊边的垃圾堆收进屋内,但无奈的是,在不到两个星期内,屋前的走廊又打回原形。

他补充,该夫妇曾霸占该组屋2楼,堆迭许多纸皮物品,因此引起居民不满,纷向管理层投诉后,该夫妇才自行搬走所有回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