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文:黄志毅

几个月前,当著名香港艺人许志安和黄心颖的偷吃视频在互联网上曝光后,社交媒体充斥着所有相关的新闻。

上个星期,无论是在社交媒体、咖啡店、公司及其他地点,全国人民只热议着一个新闻,即是每个人都谈论貌似阿兹敏和哈兹阿兹的男男性爱视频。

当我们浏览社交媒体时,我们可看到各个社交媒体都贴有很多相关的新闻,而且我很确定几乎所有使用智能手机的马来西亚人都会在个人或聊天群组中至少收到一条有关该丑闻的信息。

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当丑闻和争议被报道时,大多数人都会对此议论纷纷。至于关乎足以影响他们生活的新闻和决策却是不被获得同等的重视。

- Advertisement -

就让我们来看看,当貌似阿兹敏和哈兹阿兹的男男性爱视频曝光之际,国内是否有发生其他重要的新闻,而又有哪些新闻是足以对我们的社区造成影响,但却不比男男性爱视频来得更受关注。

其中有,北海集装箱码头被发现放有共132个装满塑料垃圾的集装箱。这些集装箱来自不同国家,装载着约10至15吨塑料垃圾。这些集装箱与5月31日所报道的,来自其他国家的265个集装箱加起来,共计397个集装箱装满腐烂的食物、有机物和塑料垃圾。可能有人会说这些废料将在马来西亚进行再循环的垃圾回收工作,但重点在于我们同时也必须让我们的国民知道他们有责任对自己制造的废料或垃圾负责。同样的,我们本身也得扮演好角色,必须承担起减少和回收我们自己所制造的垃圾或废料。

再来,便是新反贪会主席拉蒂花受委的议题也因男男性爱视频的爆发,而被“掩盖”过去,人们也仅议论数天,过后他们就似乎忘了大马反贪会专员受委的事。希盟政府在那一星期内也只评论,并提到他们不会再允许政治委任的事件在日后发生。

然而,希盟曾说过,他们将通过国会委任大马反贪会专员,但今天希盟所做的并没有实现他们先前所说的。再说,如果有如很多希盟领袖所说的,拉蒂花在被委任的前一天已辞去和退出公正党。但,其实这并不重要,因为她这么做只为了出任新反贪会主席一职而铺路。重要的是,希盟没兑现承诺。

有人向首相署提出了有意在槟城进行大型计划,当中包括了兴建新机场。私人公司向该署提出有关北马国际机场(NMIA)的计划细节,即该计划将征用数千公顷的稻田。而,另一项建议是北部国际机场(NORIA),这涉及威省南部将填海5000公顷的土地。

如果上述提及的计划成功落实,什么事情会发生?槟城国际机场将走入历史?这说不准。还是这将会造成更大的影响?

首先,如果NMIA获得批准,那将对扩建现有的槟州国际机场造成影响。现有的槟州国际机场土地将会用来做什么?

随着州内其中一个主要的物流平台消失后,它肯定会对槟岛的工业区产生巨大的影响。工厂和跨国公司会否选择关闭和迁移到其他地点呢?这又会对州内就业机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如果州内的工厂和跨国公司因此而减少,它将间接影响州内经济,而届时槟岛将完完全全依赖旅游业。到来槟岛的人潮或会减少,进而影响州内其他行业。

另外,征用稻田土地进行大型计划,这又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呢?马来西亚人食用的米饭比我国出产的还要多,若征用庞大的田地,这意味着为了应付我们的需求,我国必须从其他国家进口更多的米。因此,马来西亚要在稻米供应上达致自给自足的水平就难上加难了。

另一项提案,即NORIA,甚至比NMIA引起更大的争议,因为这计划是在槟岛南部海域填海项目后,又是另一个建议,将进行5000公顷填海地而备受关注和争论的计划。我们甚至还没有看到槟岛南部填海计划将对环境和生态系统造成什么影响,如今再有另一个填海计划?

我们已议论着居林国际机场与现有的槟州国际机场距离太近的问题,现在他们又在计划着另一个距离更接近的计划?此计划可行吗?

整个概念可能对北部区域的经济发展具有吸引力,但当局对于保护槟岛的经济可否有什么计划?当局有没有想过这计划对州内可持续性的经济发展和环境因素会造成什么影响?当局可曾考虑过这一点?

- Advertisement -

看,我们有这么多重要的问题得去探讨,得去监督我们选出的代表代议士做正确的事。 但是,许多人只关注丑闻事件。而,事实上,还有有很多事情会直接影响我们的生活,但我们却没有关注的。好比说,来自其他国家,足以污染我们环境的废料或垃圾;说好的不再政治委任,但希盟却是做了违反他们承诺的事,以及某单位已提出可能对我们居住环境造成破坏的发展计划。然而,我们却只关注男男性爱视频。

即使是有关我国羽球传奇人物拿督李宗伟退役的消息,人们也只是讨论了几天。人们可能反应感谢和祝福他,这位通过运动赛事将国人团结起来的人物。

因此,我们需要三思,什么才是我们应该优先关注的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