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硕士创办反“骗色骗财”PUA组织,曾听闻有初中生以此“开腥” ...

女硕士创办反“骗色骗财”PUA组织,曾听闻有初中生以此“开腥” ...

近期,有关PUA的话题引发广泛关注。PUA全称为“Pick-up Artist”,意为“把妹达人”或“搭讪大师”。在社会上流行的PUA课程中,男性学员通过伪装成“总裁”“浪子”“诗人”等不同形象,骗取女性的好感,达到骗财骗色的目的,甚至鼓励受害女性为情自杀。

“PUA导师”在视频教学。

孔唯唯是目前国内一家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的创始人。2011年,孔唯唯的一位好友去成都学习了十天PUA,从此变成了“油头先生”,频繁对身边的女同学下手,并在一次酒醉后在她面前为了要一位女生的联系方式说粗话,这让她逐渐接触到了PUA。

2015年底,一位还在读初中的男性读者向孔唯唯透露,自己的同班同学在学PUA并且已经“开腥”了。“开腥”这样的词汇让孔唯唯特别震惊,意识到了问题的低龄化,因此抹去了之前在网络上留下的一切痕迹,以“孔唯唯”这个网名发表文章,揭露PUA的不良行为。

自那之后,孔唯唯成立了 “小红帽”组织,寓意“小红帽与大灰狼”,象征着正义和勇敢。目前,组织相关科普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正在进行行业调研与干预,期待未来可以形成一份正式的报告。

还在读社工硕士的孔唯唯告诉每日人物,目前为了“小红帽”的工作,自己的平均睡眠时间是3小时。而因为担心PUA组织的威胁,两年多来,她朋友圈的动态只敢发自己的照片。

以下是每日人物与孔唯唯的对话。

“互联网上不应该只有对PUA的赞美”

每日人物:是怎么接触到PUA的?

孔唯唯:是2011年,我的一个朋友跑去学了PUA,他告诉我的,我见证了他的变化,可以说是异化、黑化的过程。

每日人物: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想要成立一个反不良PUA组织?

孔唯唯:社工这个专业也确实有内化到我,给了我更敏锐的专业价值观,比如社工伦理强调的”用生命影响生命”,”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社会公义”等价值观,会指引我帮助一些有需要的弱势群体。

其实刚接触PUA的时候我还小,也没多注意。直到2015年,因为我喜欢在网络上写文章,所以有小读者找我聊这些话题,其中一个初中的男孩告诉我说他也在学PUA,他们班上有男同学去学了并且“开腥”了,他用的“开腥”这个词让我特别震惊,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低龄化。那个男孩才初中,也就十四五岁,他能接触到的女孩都是和他同龄的,他很容易越过法律的红线,那样就很糟糕了。

当时互联网上所有的信息都在赞美PUA,我很困惑为什么没有人批判性地看待这个事情。也就萌生了一个很单纯的想法,想要写一篇文章放在互联网上,让青少年在搜索“青春期”“早恋”这些话题时,起码能看到我的文章,听到一点反对的声音。一开始别人可能不知道我在干嘛,没人理我,后来渐渐地读者开始有向心力了,就出现了一个团队的雏形。大家商量着改个名字,“小红帽”的取自于“小红帽与大灰狼”,读者觉得小红帽敢于和狼做斗争,象征着正义和勇敢。

每日人物:“小红帽”主要的工作有哪些?

孔唯唯:我们是把“小红帽”分为3个阶段来走的,公益组织是有自己的阶段性使命的。第一个阶段是科普,也就是网友们所讲的“揭发”,让大家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要辩证地看待,这个科普阶段已经结束;第二阶段我们需要做干预,教大家如何正向地去爱,正确地去爱,不过在干预之前还有一个过渡阶段是调研,我们要拿出科学的干预方案;干预的阶段之后是向全社会反馈,类似于一个行业报告,告诉大家我们做了什么工作,有什么的成效,还有什么反思和检讨。现在我们已经进入到调研和干预阶段之间了。

“小红帽”之前的两年更多是做情绪上的舒缓工作,每天都有很多人找我,有的是想倾诉,有的是想做诊断和鉴别,还有的是遇上PUA了不知道怎么办,希望得到我们的建议,还有的已经知道要自己抑郁应该怎么做,但是ta们希望别人陪伴度过。受限于我的精力还有预算问题,我自认为小红帽之前做的不够专业,有的时候他们说想要找心理咨询,但是心理咨询要500一个小时,他自己没有这个钱,我们这边也没有办法提供。

曾遭PUA威胁,两年来朋友圈只敢发自己

每日人物:对于PUA组织把你曝光他们的行为称为“为他们做宣传”,你怎么看?

孔唯唯:其实这就是他们的策略,一种是他们真做了这些事情,但是为了保护他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他们就会说这个不是真的,是我们炒作的,你们敢曝光就是在帮我们宣传,以此来吓退记者。另外,也不排除业内确实存在造假。不过我不认可他们那一套,比如我会反问他们,按照你们的说法,禁毒警察一直在讲毒品的危害是在宣传毒品吗?所以做这个东西必须要心智很强才不会被带偏。

每日人物:PUA组织也有威胁你,你怎么应对的?

孔唯唯:其实没有什么办法应对,最近两年多以来,我个人的生活圈的每一条朋友圈都只有我自己,我从来不发我身边朋友的。假设真的有一天我的身份信息被曝光了,那么他们在公开信息里能够找到的只有我,不会波及到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师长等等。我身边一些不知情的朋友会说你的朋友圈都好自恋啊只有你自己,他们不知道我心中的无奈和处境

面对PUA问题还需要性教育的完善

每日人物:最近Ayawawa 的争议很大,你有了解过PUA们是怎么看待Ayawawa的吗?

孔唯唯:业内PUA们一直觉得娃娃是女PUA,男PUA不喜欢Ayawawa的粉丝,他们会觉得Ayawawa不是在教粉丝怎么算计男人嘛,我看到他们讨论也会觉得好笑,那你们呢?不也没有这个自知力?

如果潜伏到PUA的群里,你就会发现,PUA们讨论的内容中有一部分是缺失的,那就是女孩子的感受情绪和权益。整个PUA行业的人都觉得男孩子是PUA技术的使用者,但其实女孩子才是最后的使用者和体验者。这好比一个男生给他的女朋友买了一包卫生棉,但市场调研却只问这个男生好不好用。他们还有一个谬误就是认为只有PUA可以拯救中国的男女情感问题,这得知识多么匮乏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每日人物:你觉得解决PUA问题的关键在哪里?

孔唯唯:我把解决的方向分成做“预防性”“干预性”和“发展性”三种。PUA在中国的出现和发展肯定是有原因的,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性教育缺失。一些PUA告诉我,他们在小的时候就没有人教会他们怎么去爱,对性的教育水平停留在对生殖器官的认识上,再加上中国的孩子为了高考在情感方面也是比较压抑的,在情感关系那块也是空白的。他们开玩笑也会说,小的时候如果性教育教得好,长大之后也就不容易被PUA洗脑了。“干预性”就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组织、媒体怎么在现在的情况下再完善、推动,增强性教育基础板块,谴责并制止不良现象,这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还有一个是“发展性”,是说我们不要片面地把所有学习PUA的人都当成洪水猛兽,他们也间接地是受害者,很多男孩学PUA初衷是好的,是学了之后被带偏的,做公益不是要把别人推开,而是要把他们拉回来。

每日人物:“小红帽”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

孔唯唯:下一步还是希望“小红帽”能有一个实体庇中心,能够做一些干预性的工作。我目前也有太多工作了,没办法解脱出来,可能等到毕业之后会好一点。

虽然我很清楚自己要做出什么东西,但是目前我也有迷茫的时候,一是小红帽的经费问题,现在(PUA)是一个全国性的事情,是没有办法一个人支撑下去的。还有就是关注这个领域的确实只有小红帽自身,希望妇联、NGO以及其他一些社会组织能够多发挥作用,干预这种不良现象,去帮助受害者,特别是男性受害者不能忽视,因为女性受害者的产生首先是因为男性中毒者的存在。当然更长远的话,希望有一些法律方面的专家研究一下这个现象,人大代表多些关注我国男女青年的情感需求问题,看看能不能在法律层面推动。